环境

主页 | 评论 《法治评论》35 - 法律和宗教 2000-04-1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 在宗教组织内部也推行某种行为规范,表现为教规、戒律、教会法、寺院法等等

那么,宗教行为规范与法律行为规范是什么关系呢

中国的官方人士只知道马克思讲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不知道马克思还讲过宗教是对“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页)宗教本身是表达人民愿望的,可惜是一种错误的表达,只能沦为无谓的叹息、消极的抗议

它可以为不同的阶级所利用

因为它毕竟是一种抗议,如果为被压迫阶级所利用,消极的抗议就转化为积极的抗议

中国古代的农民起义常常利用宗教作为动员和组织群众的手段

又因为它是消极的,如果被统治阶级所利用,就成为麻痹人民的鸦片

历史上,宗教对于巩固统治阶级的国家起过重要作用,有些国家甚至实行政教合一,法律与教规浑然一体

中世纪,基督教成为欧洲封建制度的主要支柱,教会凌驾于国家之上

教会还行使司法权,建立自己的“宗教裁判所”,制裁“异端邪说”

以教规代替法律的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最黑暗的岁月

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以後,宗教和国家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一般都实行政教分离,宗教退出政治、退出学校,完全成为私人领域的事务

但宗教仍有广泛的影响,全世界约有30多亿人信仰各种宗教

宗教规范在社会调整系统中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宗教教规是由一定的宗教团体制定、或在共同的宗教活动中自发形成的适用于宗教团体内部的行为规范

它可以是成文的,也可以是不成文的

教规都是以神学世界观作为基础的,因此,它既是行为规范,又是思想规范

宗教规范与法律规范互相区别,各有适用的领域

法律体现国家的意志,对于国家的全体居民都具有拘束力

教规体现“神”的意志,实际上是教会和全体教徒的意志,只对教徒具有拘束力,对非教徒没有拘束力

而教徒同时还必须受法律的拘束

宗教徒多了一种行为规范,总是对社会调整系统有利的

与法律规范相比较,宗教规范更接近道德规范

宗教教义都包含某种伦理观念,从教义引申出来的教规,必然带有道德准则的色彩

这是宗教在现代社会仍然得以存在的重要原因

在科学技术发达的西方社会,许多人信奉宗教主要不是出于神的观念,而是伦理上的需要

因为教义和教规是社会公共道德的重要来源

中国的历史上皇权特别强大,皇权压制了宗教,还常常摧毁宗教

唐朝的皇帝下令“毁佛”,一夜之间把全国的庙宇都给平了

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宗教干预政治,另一方面,也表明中国的统治阶级不善于利用宗教

宗教在现代西方是社会稳定的因素

中国政府却把宗教看作不稳定的因素,原因在于政府对宗教人士和宗教活动采取的歧视和压制引起了反弹,是错误的政策造成的不稳定

中国的宪法虽然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事实上宗教信仰自由并没有得到保障

因为没有宗教信仰自由才出现“地下教会”,出现了“地下教会”就镇压,更没有宗教信仰自由

作为世界性宗教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享有世界性的宗教信仰自由

在中国,基督教必须割断世界性的联系,就是同世界性的宗教自由相对抗

对宗教的镇压总是事与愿违,往往从反面刺激宗教的发展

恩格斯批评用强制手段“消灭宗教”的做法,说它是“替上帝效劳”

现在宗教的队伍在中国反而扩大了,就是中国政府“替上帝效劳”的结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郭罗基作的评论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