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评论 第八次沙尘暴又来了 2000-04-2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 近来,沙尘暴已闹得人心惶惶

最新的消息是:今年开春以来的第八次沙尘暴已经在内蒙古形成,半壁河山的数亿人民马上又要再次领略它的威力

媒体暂时停止了治理荒漠化重大成就的报导,开始面对严酷的现实,这么说来还是一件好事

长期以来,媒体不断报导中国防治荒漠化的重大成就,并大力宣传少数几个先进模范:被称为“世界治理荒漠经典”的宁夏中卫县沙坡头,以“草方格沙障”为主的固沙防护林体系,护卫了包兰铁路;沙漠已逼到城下的榆林,以卓有成效的沙地造林遏止了沙漠进逼,并扩大了绿洲面积……等等等等

还有:在几十年的艰苦实践中,中国总结出100多项防治荒漠化的成功经验,其中许多技术已居世界领先地位,得到普遍的赞偿与关注

受媒体影响,多年来我也一直认为:在治理荒漠化上,中国世界第一

深入一下,问题产生了: 先进典型极好,但为何无人跟进

沙坡头、榆林、榆林、沙坡头……――颠来倒去总是那几个名字

经验和技术也好,但为何经大力推广仍不能普遍应用

相反的实例却俯拾皆是:这里刀耕火种,那里毁林开荒,这里官民勾结,那里围殴警察……最後,正反两面一切事件加总的结果是:荒漠化趋势不仅未能受到遏制,还在继续加重

这是值得问一个为什么的

在前两次的节目里,我们已经谈过了经费不足和“防堵”战略之失误,今天来谈谈制度因素

我想问专家学者们一个问题:避开所有制根本改革,以国家计划、行政干预能否解决荒漠化问题

或者换一种问法:百姓没有建设的积极性而只有破坏的积极性,光靠政府拨款能不能把林种起来,并且护住

先看两个实例: 流动性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本来是被誉为“沙漠克星”的胡杨林团团围住的

但是,这些胡杨林遭到了亘古未见的毁灭

从1957年到1977年的20年间,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南西三面的胡杨林(或以胡杨为主的天然林)被砍了70%以上

例如,为了开垦阻挡着沙漠的一块16万亩的胡杨林,和田县组织了一万多人放火烧林,大火整整烧了20天,开荒造田25.7万亩

一至三年之後,沙漠进逼,绝大部分新开垦的耕地又被迫撂荒,失去胡杨林屏障的良田也开始大批沙化

第二个例子:安迪尔河以西有一条80公里长的胡杨林带,行政区划时将它划入且末县;因为历史上这个林带属於西边的民丰县,引起了两县之间的法律纠纷

上级部门作出了一个“折中”的决定:所有权归且末,使用权归民丰

这回轮到且末县不干了,有权无利

当官员们正在为权与利的划分争斗之间,老百姓不管三七二十一,趁机把这条宝贵的胡杨林带彻底砍光

策勒县和洛浦县也发生过类似的争执,其结果是把一条25公里长,7、8公里宽的胡杨林带毁光

这几个县的县城,已经在沙漠的进逼下搬迁了100多公里

策勒、民丰、皮山等县城已经搬了三次,现在沙漠又逼到城下,除了把县城搬上昆仑山,就是被起铺盖卷流浪他乡! 此类人为大破坏,在塔里木盆地、准葛尔盆地、内蒙古古兰泰盐湖、河北坝上高原、新疆和田河等许许多多的地方都发生过,或发生着

为了保护这些沙漠边缘的森林,中国於1985年组建了第一支驻守沙漠的森林警察部队

但不是什么麻烦都可以用警察对付的

在大多数民众都参与或同情盗伐,在众多地方官员都推动和纵容毁林开荒的情况下,警察部队只能是一个摆设

如果实行了私有化,土地和森林回到人民手中,它们和人的关系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今天的乱砍滥伐者就会变成森林的看守者,从而山河土地将得到有效的保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郑义作的评论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