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评论 《共产主义的兴衰》 - 17. 共产国际与中国 2000-05-0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 前已提及,中共实际上是共产国际在1921年一手搞起来的,同时,共产国际后来也帮助孙中山的国民党容纳了中共;尤其是在欧洲的尝试失败后,共产国际在中国的活动加强了

标志之一是,在共产国际特派员鲍罗丁(M. Borodin)促成的联俄容共的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基于国共双方的强烈要求,第三国际指挥东亚的机构―-―《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1921年4月成立)―-―里的中国学员,在1925年秋天正式被命名为《中山劳动大学》(或称孙逸仙大学),成为共产国际操纵中国国共两党的中心

在这所大学里,从1926年起,曾经聚集了一批国共两党后来的骨干分子,如邓小平、蒋经国等

但是中共在国民党内积极的派别活动和发展实力,导致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的清党,从而使国共双方分道扬镳了

中共在1927年的严重挫败使共产国际大丢其脸

为了挽回面子,斯大林派出了他的两名特使罗密纳兹(V. Lominadze)和纽曼(H. Neumann)前来中国发起暴动

虽然他们指挥的秋收起义很快就遭到失败,但他们对中国人的生命仍然毫不在乎,1927年12月10日又在广州发动“赤卫军”搞了武装暴动,并于12月12日宣布成立“苏维埃共和国”

但他们由于根本没有获得地方民众的任何响应,结果在12日当天下午就被国民党军队猛烈的反攻所击溃,残酷的国共内斗使数千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些血的教训丝毫没有触动第三国际的良知和责任感,反而更狂热地一次又一次的用暴力去夺取它的目标,陷入某种暴虐心态和行为的恶性循环

1931年共产国际发行的《武装起义》刊物很快就翻译成多种文字,它竟然就包含有下面这种骇人听闻的所谓“自我批评”的结论:“我们应当更小心地铲除反革命

当广州掌握在革命者手中时,我们仅仅杀了100人,而战俘只是在反对反动派战斗委员会面前经正规审讯后才杀掉的

在战斗中,在革命之中,这一程序真是太仁慈了

” 自从上述失败后,作为第三国际的支部,中共由城市转入农村

鉴于第三国际的上述军事行动及其对武装暴动的崇拜,导致中共相信军事就是政治和革命功能的一切

这就是毛泽东那句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之渊源和历史脉络,它已经制度化为中共的本能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奎德作的评论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